sbf888胜博发手机版

读后感 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读后感 > 读书笔记 >

读红楼——贾氏的男人们

来源:作者:读后感时间:2014-03-31 07:24阅读:
  这是一群膏粱子弟;这是一群不肖子孙;这是一群纨绔之徒。他们没有齐家治国的本领,没有光宗耀祖的能力,也不知道勤俭持家、节流开源,只是在一味骄奢淫恶、声色犬马,挥霍先祖用性命挣下的基业和荣耀,最终,直至发展成了“忽喇喇似大厦倾、昏惨惨似灯将尽”的下场,只换得了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悲惨结局。他们就是红楼梦中的贾氏男人们。
  从书中介绍,我们得知贾府的先祖第一辈人,就是宁国公贾演、荣国公贾源。而且他们是没有登场的人物,只是书中代言。但我们从书中的一些蛛丝马迹,还看是可以看出他们的些许故事。“焦大醉骂”一文中,透过尤氏的之口,就介绍了焦大救主的故事,而从这个故事我们也从另一个侧面了解到贾氏先祖的情况。那尤氏说道:“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,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,得了命,自己挨着饿,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,两日没得水,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,他自己喝马溺。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,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,如今谁肯难为他去。”从这里,我们了解到贾氏先祖是靠军功出身的武将,是从死人堆里拼出来的,是立有赫赫战功的,是属于国家的“开国功臣”。因此,他们受到皇帝恩赐,赐予国家最高荣誉“公爵”。而且还允许他们的后辈世代享受皇恩,递减继承爵禄,接受朝廷的供养。在宁国府祭宗祠的时候,透过贾府宗祠的描述,那里除了有孔门后人衍圣公孔继宗手书的对联,更有御笔手书的匾额“星辉辅弼".以及对联“勋业有光昭日月,功名无间及儿孙”。而五间正殿前悬一闹龙填青匾,写道是:“慎终追远”,旁边一副对联,写道是:“已后儿孙承福德,至今黎庶念荣宁”俱是御笔。这些更体现出来贾氏先祖和贾府当年的荣耀与地位。而贾氏宗族也是依靠两位国公的功勋,逐渐繁衍生息、养育后代,树立了高贵的公侯之家;积累了为数不少的财富。
  贾家的第二代,便是代字辈的贾代化、贾代善兄弟了。他们没有过多的故事,也没有什么炫耀的功业,只是继承父亲的爵禄,在先人的光环下,平平安安地过着公侯之家的日子,维持着宁荣二府的地位与荣耀。
  贾府的第三代,是文字辈的,这一辈就开始没落了。其中书中比较着重交代的便是宁国府的贾敬和荣国府的贾赦、贾政兄弟。我们先看看贾敬,书中曾有“箕裘颓堕皆从敬,家事消亡首罪宁”之语,所言非虚。作为文字辈的最年长者和贾家的族长,那贾敬没有走继承父祖爵禄的老路,而是考取了科举功名,高中“乙卯科进士”,成为贾家唯一科举取士成功的人。这也使得贾家从武将世家逐渐向文官家庭开始转变。可贾敬却没有利用这次转型的机会,走好仕途之路,继续维持贾府的地位与现状。他却是甘心放弃了功名利禄,跑到城外的玄真观里求仙问道。那贾敬痴迷于炼丹成仙,对家族事务则是毫不关心,任由他们的儿孙贾珍、贾蓉胡作非为,骄奢淫恶,他也是不闻不问,连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,只是逃避的态度。所以说,贾府的衰败,他难则其咎的。此外,贾敬表面痴迷道教、放弃富贵,其他并没有真正看破红尘,他看重的是“仙”和“药”,是为了自己乞求所谓的长生不老。结果那贾敬不仅没有长生不老,反而是因吃丹药坏了事,一命呜呼了。
  接着,我们在看看贾赦。贾赦是贾代善的长子,世袭了荣国公的爵禄,递减降爵继承了一品将军之职。那贾赦身为长子,理应担起振兴家业的重任,可他却对家族的兴衰,是不闻不问,毫不关心,此外,他也没有建功立业,为贾家再添加荣耀的想法,每日里只是安享尊荣、一味玩乐、不务正业,过着三妻四妾、左拥右抱、纸醉金迷、骄奢淫恶的日子。林黛玉进贾府,去贾赦那里问安,可那贾赦却推脱身体不适不见,而透过黛玉的眼睛看见贾赦园内,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。这一笔反应出贾赦是过着妻妾成群,骄奢淫恶的日子,是具有好色的天性。后来,贾赦又看上贾母的大丫鬟鸳鸯,一心要纳鸳鸯为妾,就令妻子邢夫人上下走动,左右活动。被鸳鸯拒绝后,他仍不肯善罢甘休,还胁迫鸳鸯的哥嫂促成此事。后来,还是鸳鸯向贾母挑明此事,表明心志,贾母发了雷霆之怒,那贾赦才恨恨作罢。那贾母爷曾劝说贾赦爱惜身体,可贾赦却当耳旁风,依旧是色心不死,尽管他没有迎娶了鸳鸯,他还是得又处遣人购求寻觅,终久费了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来,名唤嫣红,收在屋内。之后,那贾赦看中了几把古扇家人四处搜求。偏巧有一个石呆子,手中有二十几把古扇,全是湘妃、棕竹、糜鹿、玉竹的,上面都是古人写画真迹。贾赦知道后先是吩咐贾琏找到石呆子,出重金购买。扇子是石呆子的传家宝,他执意不卖。贾赦恼羞成怒,勾结贾雨村,巫陷石呆子“拖欠官银”,将他拘押,并且抄没家产。石呆子被弄得家破人亡。古扇,悉数归了贾赦。贾琏就曾对父亲贾赦如此的仗势欺人,弄得家破人亡,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结果是换来贾赦的一顿狠打,差点破了相。在女儿迎春的婚事上,那贾赦贪图孙绍祖的金钱,毫不顾自己女儿的幸福与生死,即使贾母、贾政等都反对这门亲事,他还是执意为之。结果,迎春嫁过去之后,受到孙绍祖的百般凌辱。不到一年时间,懦弱的迎春就被作践死了。我们看贾赦的这些举止,既不是一个会教育、疼爱子女、以身作则的好父亲,也不是孝顺长辈、兄友弟恭的好儿子、好哥哥,此外,他更是不是一个振兴家业、发扬先祖荣耀的好子孙。而在贾府最后落得败落的结局,他必须是难辞其咎,无法逃脱的。
  下面,我们再来来看看贾政。他是贾代善二儿子,自幼好读书,为人端方正直,谦恭厚道,算是文字辈里面比较正的人了。其父亲贾代善临终向皇帝奏本,皇帝体恤功臣,恩赐了其次子贾政主事的职务,让没有功名的贾政入部学习,成为工部员外郎,朝廷的命官。此外,贾政还是荣禧堂的主人,也就是说他是荣国府正真的当家人。可这位看似正直,从不花天酒地、骄奢淫恶的当家人,却在对振兴家族的方面没有做出什么贡献,对家族存在的乱象,他也是没有采取有力的措施进行阻止、制止,反而是任他们肆意妄为。在仕途经济上,贾政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与能力,没能官运亨通、步步登高,反而是处处不顺,惨遭弹劾。女儿元春荣升贵妃,以他为首的贾家,也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政治资源,继续振兴家业,反而是挥霍这份荣耀,逐渐走向衰亡。平日里,那贾政也只是知道与门客们附庸风雅、吟风颂月,丝毫看不出他在振兴家业有过何种努力。在品人方面,他也看不清贾雨村的阴毒阴险、忘恩负义,反对其是另眼相待,帮助失官的贾雨村重新补获应天府的知府一职。可谁知道,最后在,贾府被查抄的时候,正是贾雨村的落井下石,导致了贾家进一步的衰败。在教育子女方面,贾政也是不成功的。他一心希望儿子贾宝玉走仕途经济、科举功名的路子,但他没有积极引导、劝诫,而是采用威严的打骂方式,结果,反而造成宝玉越发逆反,更为厌恶读书科举了。
  到了贾府第四代,玉字辈的时候,更是“黄鼠狼下崽,一窝不如一窝”。我们先看宁国府的贾珍。他是玉字辈的年纪最大的,世袭了祖上的爵禄,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。而且,他还是贾氏宗族的族长。身为族长,那贾珍本应是全家的表率,担负家族的重任,可他却没有一点可取之处,平时丝毫看不出他在家业、功名上有何作为,只是一味地荒淫无道、花天酒地、肆意妄为,是一个带头败家毁业的贾氏不肖子孙。又因其父贾敬喜好炼丹,百事不问,因此贾珍贾蓉父子行为更为放纵,无拘无束,将宁国府翻了个天。此外,贾珍更是道德沦丧,不顾礼义廉耻。他虽有一妻二妾,可为了满足自己的色欲,他尽然胁迫自己的儿媳妇秦可卿与自己发生乱伦关系,之后,更是与自己的妻妹尤二姐、尤三姐长期保持暧昧关系。特别是是在贾敬死亡的期间,那贾珍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悲哀,也不顾自己守孝的身份,只是一心只想与尤二姐、尤三姐厮混。甚至在守丧的时候,还与家族子弟以骑射的名义进行大规模的赌博活动。贾珍可是说是荒淫无道、腐朽堕落、胡作非为到家了。所以说“造衅开端实在宁”是有道理的。
  其次,我们再来看看贾琏。贾琏,是荣国府大老爷贾赦的公子,捐个同知的位置,也是不肯读书,于世路上好机变,言谈去的,所以如今只在乃叔贾政家里住着,帮助料理家务。那贾琏也是风流之人,荒淫无度,按照贾母的话说,那也是个什么香的、臭的都往屋里拉的主儿。他先后与多姑娘、鲍二家的偷情,又迎娶尤二姐、秋桐为妾,他也曾和贾珍一起喝酒,欲借机占尤三姐的便宜,可以说贾琏在男女关系上是十分荒淫的。在对待家族事务上,那贾琏也是很少关心的,比如王熙凤张罗给宝钗过生日,特意询问贾琏,而那贾琏却回答说:“我只要有酒喝,有戏看就行,别的一概不管。”可见他也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。
  接着,我们再来看看贾宝玉。他是贾政的二儿子,深得贾母的宠爱,是合家上下最红的人。他生性叛逆,不愿走仕途经济老路子,不愿学士人的虚伪;他向往爱情,对女孩子也是十分博的爱;他平等待人,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与尊严;此外,他也不像父亲贾政这般迂腐、固执,也没有贾珍、贾琏这些人荒淫无道的坏毛病,这些都是他的优点。但这个主人公却也是有缺点的,他是腹内原来草莽,潦倒不通世务。特别是在家族事务上,他不具备探春这般才干与见识,也很难有振兴家业的真才实学,他只是一个享受荣华富贵,与姐妹一起玩耍的侯门公子。比如在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的时候,宝玉见王熙凤发牌理事,宝玉因道:“怎么咱们家没人领牌子做东西?”凤姐道:“人家来领的时候,你还做梦呢。”这点就反应出了贾宝玉潦倒不知世务的个性。显然,在贾府衰的落大背景下,贾宝玉是不具备改变家族的才干,也只能是随波逐流,卷入其中。此外,像玉字辈的其他人,猥琐、嫉妒的贾环,是十分讨人生厌。还有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贾瑞,色胆包天打起了王熙凤的主意,结果,被王熙凤设计陷害了,重病之下纵欲而亡,都是属于不肖子孙的人物。
  再到下面的第五代,就是草字辈的,如贾蓉、贾蔷、贾芹、贾芸等人。这些人除了贾芸还算正派之外,其他的一个个也是不肖的子孙。那贾蓉是贾珍的儿子,也算是贾氏宗族的嫡子,但他却和其父贾珍一样,根本不知振兴家业,只是荒淫无道、沆瀣一气。特别是他与自己的姨娘尤二姐关系暧昧,甚至他鼓动贾琏私取尤二姐,也是有着他自己的主意,是要趁贾琏不在家的时候,能常来占二姐的便宜。那贾蔷,是宁府的正派玄孙。他父母早亡,从小跟贾珍过活,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。虽然每日应名去上学,亦只不过虚掩眼目而已,仍旧是斗鸡走狗,赏花阅柳。他上有贾珍溺爱,下有贾蓉匡助,越发自大起来。后成了贾府小戏班梨香院的总管,又与小旦龄官相好。这样的人,自然也是无法承担家业重任的。还有那贾芹虽是贾府小和尚小道士的总管。但他在家庙里,却为王称霸,夜夜聚赌邪淫。甚至有人匿名写了“西贝草斤年纪轻,水月庵里管尼僧。一个男人多少女,窝娼聚赌是陶情。不肖子弟来办事,荣国府内好声名。”的帖儿贴在荣府大门口。贾府过年发财物,那贪恋钱财的贾芹还不知廉耻的,主动向贾珍讨要一份,这样的人物自然也是不肖子孙的代表之一了。
  通过上述对贾府几代男性成员的分析,我们不难看出,贾府男子们的由赫赫功业的开国元勋,逐渐蜕化成骄奢淫恶的寄生虫的过程,也正是贾府从兴旺走向衰败的过程。也这正是,这些一辈不如一辈的不肖子孙的存在,最终,把先祖的功业、荣耀挥霍一空,造成了贾府衰败的命运,只落得一个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的悲惨结局,毫无疑问这是全书中一个极大悲剧。而如今,当我们回首他们的故事、家族的兴衰,在一声叹息之外,也一定会带给我们深深的思考与反思了。  读后感 /dsbj/108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